首页 社会正文

太平洋在线(9cx.net):私见的本质:为什么犹太人成了替罪羊?

admin 社会 2020-11-19 16 0

他们将每一次国家的灾难、人民的不幸都归罪于基督徒。若是台伯河涌向了城墙,若是尼罗河没能浇灌入野外,若是天色不再转变或大地最先震惊,若是发生了一场饥荒,若是暴发一次瘟疫,他们将马上哭喊道:“应该将基督徒送入狮口!”

——德尔图良(Tertullian),公元三世纪

严格来说,“少数”一词仅指代那些相较于另外一个群体规模较小的群体。凭据这个界说,白人也是少数群体,美国的卫理公会和佛蒙特的民主党也是云云。但这一术语还带有心理层面的意蕴。这意味着主流群体对一些种族特征显著的小群体持有刻板印象,并伴有歧视性的行为。这样做的结果是这个小群体的成员变得越来越恼恨,反过来加深了他们群体的星散倾向。

为什么一些统计层面上的少数群体会成为心理层面上的少数群体,是本文所要研究的问题。学童、注册护士和长老会成员在数目上都是少数群体,却不是遭受私见的工具。心理学意义上的少数群体包罗许多移民、地区性群体、从事特定职业的人、有色人种以及特定宗教的信徒。

一些心理层面的少数群体只遭受了温顺的贬斥;而另一些群体则受到了强烈的敌意,我们称后者为“替罪羊”。这适用于任何心理层面上的少数群体,无论其遭受的是轻度的歧视,照样周全的迫害。为了简朴起见,我们将使用“替罪羊”一词来涵盖这两类受害者。

读者们会注意到,这一术语暗含着一个特定的私见理论,即挫折理论。这意味着一些外群体无辜地承受了由内群体的挫折所引起的迁怒。这个理论反映了很大一部门现实,然而却无法注释为什么唯独是某些群体成了私见的受害者,为什么迁怒并没有发生在其他的群体身上。

替罪羊的寄义

替罪羊(scapegoat)这个词起源于希伯来人著名的宗教仪式,在《利未记》(Leviticus 16: 20-22)中有所纪录。在赎罪日当天,人们会抽签选择一只活山羊。穿着亚麻衣饰的大祭司将双手按在山羊的头上,对着它忏悔以色列人的罪孽。于是以色列人的罪孽被象征性地转移到了这头山羊身上,接着人们将山羊带到野外放掉。人们感应自己的罪由此被净化了,暂时变得贞洁无瑕。

这里涉及的头脑方式并不罕有。从最早的时刻起,这种看法就一直存在:罪过和不幸可以从一小我私家身上转移到另一小我私家身上。万物有灵论头脑会将精神和物质天下混为一谈。若是一堆木头可以从一小我私家的背上转移到另一小我私家背上,为什么不能转移一堆悲痛或忸怩呢?

现在,我们可能会将这一心理历程标记为投射(projection)。我能够在他人身上看到主要存在于自己之中的恐惧、气忿和欲望。要为我们的不幸卖力的并非我们自己,而是他人。在我们的一样平常语言中,也有许多类似于“代人受过的人”(whipping-boy),“迁怒于狗”(taking  it  out  on  the dog),“替罪羊”(scapegoat)这样的表达。

替罪羊征象背后的心理历程是重大的。现在我们关注的是在替罪羊的选择中涉及的社会文化因素。单一的心理学理论无法注释为什么某些群体比起其他群体更易于成为替罪羊。

《圣经》中替罪羊的由来


在自力的六个年份中——1905年,1906 年,1907年,1910 年,1913 年,1914 年——美国各接收了跨越一百万移民。这导致了大量的少数群体问题,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大部门问题都自然消解了。大部门移民的适应能力都很强,并盼望成为美国人。于是他们最先融入美国这个大熔炉。到了第二代移民的时刻,同化历程已经部门生效,只管没有完全完成。现在,美国约有两千六百万第二代移民。在一定程度上,这一重大的群体仍然承受着一定的(逐渐削减的)未便。他们中的许多人由于在家里使用另一种语言而不能熟练地讲英语。他们为自己的怙恃是外国人而感应羞愧。这种对于自身社会职位的自卑感正在加剧。通常,他们缺乏对怙恃的民族传统和文化所应具有的自豪感。社会学家获得的证据注释,第二代移民的犯罪率和其他社会失范的比例相对较高。

然而,大多数从欧洲移民而来的心理层面的少数群体,在美国天真而有弹性的社会结构中都过得还算顺遂愉快。他们偶然会被看成替罪羊,但这一情形并不会连续太久。在守旧的缅因州社区中,当地人可能对栖身于此的意大利人或法裔加拿大人有些排挤——但这种歧视是相对温顺的,能够证实存在现实暴力行为的情形很少。另一方面,他们与其他少数群体(犹太人、黑人、东方人、墨西哥人)的对立更为显著。主流群体的人们会说,“我们永远不会将你们接纳为我们的一员”。

正如我们无法清晰判断出一个群体在何时被看成了替罪羊,而何时没有,我们也无法找出一个明确的规则来归纳综合替罪羊的选择。问题的本质似乎在于差别的群体出于差别的缘故原由被挑选。

纵然有些群体似乎背负了更多的责难,但似乎并不存在一个“全责替罪羊”。也许现在黑人与犹太人被指责犯有最多种多样的罪过。但我们注意到,这两者都是由两性(及其子女)组成的包容性社会群体,通报社会价值观和文化特征。它们或多或少是永远的、明确的和稳固的。相比之下,人们会发现许多特定的替罪羊,他们被指责犯有加倍详细的罪行。美国医学协会或软煤矿工同盟可能会被社会的某些部门憎恨,被指责为康健政策、劳工政策、高价钱或某些他们可能负担或不负担部门责任的特殊未便卖力。(替罪羊自身无须是清白无瑕的,但他们往往会招致比他们应得的更多的指斥、敌意、偏见。)

宗教、民族或种族群体是最接近全责替罪羊的群体。它们具有持久性和稳固性,可以作为一个群体被给予明确的职位和刻板印象。我们之前已经提到过,分类具有随便性——许多人会简朴粗暴地被一种社会法律包罗或清扫。某个特定的黑人身上的白人血统可能比有色人种血统多——然而种族是一个“社会假定”,以是他被随意地包罗在“黑人”范围里。有时,这个历程是反过来的。纳粹统治时期的维也纳市长希望给一位卓越的犹太人一些特权。针对那些由于他的受益人来自一个犹太家庭而否决这个决议的意见,他回应道:“他是不是犹太人由我决议。”纳粹需要把某些受优待的犹太人酿成“信用雅利安人”这个事实,注释了使受迫害的少数民族保持铁板一块的主要性。只要做到了这一点,邪恶就可以被视为来自一个具有异类价值观的完整的、个性化的群体,拥有代代相传的永远威胁性特征。正是由于这个缘故原由,种族、宗教和民族愤恨比对职业、岁数或性别群体的私见更普遍。明确和永远的类别是吸引明确和永远的愤恨所必须的。

历史方式

这些差别的泛化仍然没有涉及一个主要问题: 为什么在一段时间内,一个特定的民族、种族、宗教或意识形态群体遭受的歧视和迫害比其已知的特征或应得的声誉所能合理注释的还要多?

历史方式主要有助于我们明白在这些年间各种替罪羊的运气沉浮,以及为什么他们受到的敌意会周期性削减或加剧。今天的反黑人私见就与奴隶制时期的有所差别;反犹太主义是所有私见中最顽固的一种,它在差别的时代有差别的形式,并凭据差别情境而有所转变。

今天,反天主教的倾向在美国仍然存在,但其形势没有六十年前那么严重。那时一个激进的反天主教组织——所谓的美国珍爱协会——蓬勃生长。该协会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逐渐消亡,与此同时——缘故原由尚不清晰——反天主教的情绪似乎也消退了。纵然是厥后欧洲天主教徒的大规模移民潮也没有使19世纪的迫害回潮。然而,就在最近几年,对罗马教会政治影响力上升的担忧似乎再次增添。私见的浪潮可能会再次泛滥。只有深入的历史剖析才气让我们明白这些颠簸。

在美国珍爱协会的全盛时期,社会科学家对探索其兴起背后的征象鲜有兴趣。现在,针对类似的煽动性社会运动的研究则周全仔细。然则,一位在那时对美国珍爱协会发出抗议声音的公民则被遗忘了。他提出了逾越其时代的剖析和忠告,并在最后提及了反犹太主义。凭据他的剖析,他以为到了1895 年,犹太人会成为比天主教徒更大的归罪工具。半个世纪以来,针对这两个群体的私见强度已经发生了扭转。

在未来,爱好和平、遵纪守法、勤劳上进并且有爱国心的群体可能会成为琐屑较量、冥顽不化、狂热主义的群体的眼中钉。若是出于珍爱小我私家利益与权力的缘故而纵容美国珍爱协会(APA)主义,不久以后,这一群体将会把矛头直指任何不服从其向导或治理的阶级或个体。谁知道呢,在迫害了天主教徒和外国人之后,他们接下来或许会把矛头指向犹太人。

由于替罪羊的选择问题是一个主要使用历史方式来解决的问题,我们应该像历史学家一样事情,将视线聚焦于详细案例。以下剖析仅涉及我们选择的三类受害者:犹太人、共产党人和“暂且”替罪羊。每一个案例都并非完整,且十分重大,很容易在注释或强调中失足。

作为替罪羊的犹太人

反犹太主义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586 年犹大王国的陷落(fall of Judea)。纵然犹太人流散到各处,他们依旧严格遵守着他们相对死板严苛的传统。关于饮食方面的教法让犹太人无法与外邦人一起用饭,与外邦人通婚也是克制的。甚至犹太先知耶利米(Jeremiah)也以为这些礼貌是“繁文缛节”。无论犹太人身处何方,其正统教义所设定的规则总给他们带来贫苦。

在希腊和罗马——犹太人众多新家园中的两个——人们欢迎新的想法。于是,犹太人作为有趣的生疏人而获得接纳。然则他们进入的天下性文化无法明白他们为什么不能反过来以接受他人的饮食、游戏和娱乐方式作为回应。耶和华(Jehovah)可以容易成为被多神论者崇敬的众神之一,为什么犹太人却不能接受多神论?犹太教在其神学、种族习俗和宗教仪式上似乎过于绝对化了。

在所有犹太习惯中,引发观者最大恐慌的可能是割礼。人们无法明白其中的象征主义身分(精神的切割)。相反,割礼仪式似乎是一种野蛮残暴的行为,对男性身份的威胁。在几个世纪以来,这一仪式在非犹太人心中造成了若干无意识的恐惧与性方面的阴影,现在很难判断。也许在人们的潜意识里,“阉割威胁”的表示在指向犹太人的憎恶中发挥了伟大的作用。

然而可以一定的是,在古罗马,基督徒比犹太人遭受的迫害更深重。本章开头引用的段落,是德尔图良为作为替罪羊的基督徒所写下的简短纪录。在公元四世纪基督教在君士坦丁大帝治下成为罗马的官方主导宗教之前,犹太人获得的待遇可能相对基督徒而言都要更好一些。但在此之后,由于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安息日(Sabbaths)并不一致,犹太人成为一个区别于基督徒的、高度可识别的群体。由于早期的基督徒自己就是犹太人,以是要等到基督教时代最先后两三个世纪,人们才最先遗忘这一点。只有到了那时,犹太人(作为一个群体)才最先被训斥为要对耶稣被钉十字架一事卖力。在厥后的十几个世纪里,人们世世代代都将他们是“行刺基督者”作为将犹太人视为替罪羊的充实理由。在公元四世纪圣约翰?屈梭多模(St.  John  Chrysostom)布道时,他将对犹太人的愤恨流传了开来,犹太人不仅作为“基督杀手”而受到训斥,还背上了所有其他你可能想到的罪行。

反犹太主义的一些依据是直接从基督教神学之中推理得出的。由于圣经明确指出犹太人是天主的选民,在他们认可他们的弥赛亚(Messiah)之前,他们将一直被扰乱。天主会责罚他们,直至他们认可弥赛亚。因此,基督徒迫害犹太人,是奉了天主的旨意。简直没有任何现代神学家将其注释为,任何基督徒个体都有理由不公正并毫无慈悲之心地看待任何犹太人个体。然而事实仍然是,天主以神秘的方式行事,而且看上去他是想要使他所拣选的人——冥顽不化的犹太人——犹如认同《旧约》一样地认同《新约》。虽然现代反犹太主义者固然没有意识到他们正由于这个特殊的缘故原由责罚犹太人,但从神学的角度来看,他们的行为是可以明白的,由于这是天主的历久设计。

在这一点上,神学上的注释会引发更玄妙的心理剖析。由于希伯来人不接受弥赛亚,因此也不受《新约》中稀奇严苛的道德规则约束。(事实上,希伯来人自己也有另一套同样严苛的道德规范,然则这与此无关)。该论点在于,基督徒有着一个隐秘的欲望,即脱节福音书和使徒书信所强加于自身的道德规范。凭据精神剖析的思绪,这种不敬神的感动可能会引发严重的冲突和自我愤恨。因此,从象征层面而言,有着这般欲望的基督徒本人也是“行刺基督者”。然而这个念头是云云让他们痛苦,以至于类似的想法必须被压制。看哪,犹太人公然否认《新约》的教训。以是我们憎恨犹太人(由于我也憎恨自己身上相同的想法)。基督徒自身的愧疚被迁徙到了犹太人身上,就犹如古希伯来人将罪孽转移到山羊身上。

,

Allbet

www.allbetgame.us欢迎进入欧博亚洲(Allbet Game),Allbet是欧博亚洲的官方网站。欧博亚洲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弗洛伊德将这一逻辑扩展至大多数男性都压制自己“杀死父亲”的欲望。人们难以忍耐怙恃权威的限制——同时也可能涉及一些性层面上的匹敌。无论如何,弗洛伊德以为,行刺尊长的强烈念头始终存在,这也导致了刺杀天主——所有人配合的父亲——的欲望。现在,若是犹太人是基督杀手,那么(从基督教的角度)也是天主的杀手。我们无法面临自己的感动,然则能够将其转移给犹太人,并憎恨他们。

我们有需要强调反犹太主义中所存在的这些宗教因素,由于犹太人首先是一个宗教团体。也许今天的许多(或大多数)犹太人都市否决这一点,以为犹太人并不都具备宗教信仰。正统的犹太教已经衰微,然而针对犹太人的迫害并没有因此削减。此外,现在的反犹太主义中,犹太人被赋予了道德上、经济上、社会上的罪孽;但宗教层面上的差异很少被提及。纵然云云,宗教问题所遗留的痕迹依旧存在,如醒目的犹太教节日;在犹太人住宅区矗立着雄伟的犹太礼堂。

不外,现在,许多人对犹太教和基督教之间详细的宗教争端漠不关心。更多的人能够逾越这些纷争,在心中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传统合二为一。然则,对这一问题更普遍的注释以为,我们每小我私家仍然受到犹太文化中历史精神的影响。信仰天主教的学者雅克·马蒂恩(Jacques  Maritain)这样写道:

以色列位于天下的心脏。刺激它、激怒它、搅动它。就像一个异质之物,一团点燃群众的火焰,带给天下以杂乱……它教会天下背弃对天主的信仰,使人们贪心不安,它促进了一系列历史上的运动。

一位犹太学者继续就这一论题提出:犹太人作为一个群体的规模并不比非洲一些人们闻所未闻的部落更大。然而,犹太人的精神不停发酵。他们坚持一神论;坚守自己的伦理观;重视自身的道德责任。他们尊重知识,与家人慎密联络。他们崇尚理想,锲而不舍,道德感强烈。他们对天主、伦理、高道德准则的注重由来已久。因此——只管自身并非完善——他们始终是天下上知己的楷模。

一方面,人们浏览并尊重这些尺度。而另一方面,他们对这些尺度提出抗议并反抗它们。反犹太主义的泛起是由于人们被自己的知己所激怒。犹太人象征着他们的超我,没有人会喜欢被超我强制的感受。犹太教所坚守的道德准则是即时的、毫无妥协余地的。无法坚持自律与慈善行为的人可能会排挤这种高尺度的道德理想,并继而排挤整个犹太民族。

假定所有这些宗教和伦理层面的考量可能都早已不复之前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但这些因素依然是之后几个世纪以来犹太人所受到的差别待遇的基本。犹太人自身在宗教信仰上的差异,间接导致了其历久以来受到多个国家的驱逐。犹太人只能够从事短工或边缘性的职业。当十字军东征需要资金时,他们不能向基督徒乞贷(基督教的道德准则不允许印子钱)。于是,犹太人成为放债人。犹太人这样的做法不仅招揽了生意,也引来了人们的蔑视。他们不仅无法拥有土地,还被手工业所驱逐。犹太家庭被迫从商,并只能够从事放债、商业和其他不受尊重的职业。

这种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连续至今。职业传统随着欧洲犹太人的移民而流传到了新的土地上。同样的歧视在某种程度上也迫使犹太人只能够从事他们一向筹划的职业。他们不得不在这些边缘性的职业流动中生长为冒险的、精明的、善于治理企业的商人。这个因素导致大量的犹太人,稀奇是生涯在纽约的犹太人进入零售业、娱乐业或成为专业人士。国家经济的分配不均使得犹太人群体格外显眼;也加深了人们关于他们的刻板印象——事情狂、大富翁,在不稳固的行业中从事灰色买卖。

这使我们回想起“都会憎恶”的理论。若是国家日益生长的都会化意味着不安全感,并伴随着某些价值观的损失与日益严重的焦虑;若是犹太人在人们心目中就是都会的象征,那么都会化所导致的生涯恶化就将被归罪于犹太人。

让我们再次回首历史事宜的历程,这次我们找到了另一个主要关联。犹太人缺少一片家园,因此,他们被以为是政治身体上的寄生虫。他们会具备一个国家所具有的特定属性(民族联络与国家传统),但事实上,他们是唯一一个没有土地的国家。否认“双重忠诚”的人指责他们不爱国、没有对生长土地所应有的荣誉感。由于许多犹太人在其他国家都有血亲,他们对所有国家中犹太人的运气都深感关切,也正因云云,人们指责他们“国际主义”——意为犹太人没有那么爱国、忠诚。我们没有任何能够证实犹太人不忠的证据,然则我们无法否认其“无家可归”的历史事实。只有在近几年,情形才有所改观——但由于反犹太主义的最终走向并不晴朗,以是我们无法给出定论。在犹太人的新家园——以色列,周围阿拉伯国家的反犹太主义日益高涨,这对于犹太人无疑是个不祥的预兆。

另一个值得重视的因素是,犹太文化中历久的、标志性的对知识的尊重与学习的热情。分类差异能够通过对照高等教育机构中犹太学生所占的比例与非犹太学生所占比例来权衡这一特质。在没有私见介入的情形下,研究职员发现犹太学生在高等教育机构中所占的比例是很大的。为什么对学习的尊崇反而使犹太人成了替罪羊?这里存在一种“深度的”注释。犹太知识分子将愚昧和懒惰视作心灵缺陷。在这里,犹太人再次象征了我们的知己,并刺疼着我们。在大量学习内容眼前,我们为自身的智力而感应自卑。当通俗的(或优异的)犹太人使我们意识到自身的不足,我们心中会涌出一丝嫉妒。我们通过枚举他们的瑕玷和罪孽使自己镇静。以是,反犹太主义可能部门源于对“酸葡萄心理”的合理化。

在观察云云杂乱的历史心理因素时,人们自然会质疑是否存在一个主题能够总结这些因素。“守旧价值观的边缘”的看法似乎是最接近的解决方式。然而,我们必须明白,这个表达不仅涵盖宗教、职业、国家,同时也包罗偏离了普遍的守旧价值观:刺痛知己、求知欲望、

精神发酵。人们可能会这样以为:犹太人是远离主流的(略高于、稍低于、略微偏离),并在方方面面骚扰了非犹太人的生涯。守旧派所感知到的“边缘”即是威胁。事实上,差异是细微的,然则这些稍微的差别使人们不安。我们在此可以再次引用“稍微差异的自恋”这个看法。

从历史角度看,这个对反犹太主义的剖析是远远不完整的。这些剖析只注释了征象,却没有出自历史的看法。我们无法注释为什么这个群体成为了敌对的工具,而不是另一个群体。犹太人从古至今就被看成替罪羊,只有通过历史剖析,并辅以心理学的看法,才气够还原这个故事。

对于反犹太主义存在许多注释。在缺乏对证据的仔细考量的情形下,大多数人着重于几个特点。作为这些“注释”中的一个相当典型的例子,让我们来看一看英国人类学家丁沃尔(E. J. Dingwall)的以下陈述:

我们发现犹太人所感受的敌意,就某些主要方面而言,是来自他们自身的信仰和行动的。无家可归的人在那里都是少数群体。通过宗教或传统习俗凝聚在一起的犹太人显示出显著的排他性,并拒绝一切同化…… 他们对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种族歧视深恶痛绝,却会绝不犹豫地以为其他人是劣即是自己的。因此,犹太人将一种持久、温顺的刺激渗入社会结构之中。纵然基督教源于犹太人,两者却是自力的。人们不停被提醒,基督杀手至今死不悔改。胸无大志的穷人简直处境悲凉,但犹太人在自私自利、生疏的商业竞争环境中起劲向上爬时,他们也变得越来越焦躁,也越发好斗…… 在敌对与厌恶的逆境中,犹太人变得勇敢、雄心壮志。他们追求女性时往往是公然的、无所约束的,以是时常收获乐成。这激起了那些敏感怯懦的追求者们的嫉妒与气忿。

上述剖析中的一些特点值得注意。总体而言,这项剖析采用了“刺激工具”(stimulus object)的方式,着重于犹太人有哪些特征和做法激怒了他人。剖析中的有些言论无疑是准确的,但其他的言论却是虚构的、富有歧义的。“他们”一词绝不严谨地指代了整个犹太人群体(而不是其中的个体成员),作者以为所有犹太人都将他人视为不如自身的,或“变得勇敢、雄心壮志”。然则作者并没有任何依据能够证实他们“追求女性”时比其他种族的男性更为“公然、无所约束”。模糊性、表示性和虚构性使上述对于反犹太主义的剖析不足为信,这也是许多其他剖析站不住脚的缘故原由。

这个问题是极其重大的,除非我们在每一个阶段都能够严谨器量事实依据,将犹太人群体的特质与精神动力历程都纳入剖析之中,否则这个问题永远无法获得解决。

特殊场所的暂且替罪羊

替罪羊的历史可能有几个世纪那么长,好比犹太人;也可能相对而言更为年轻,例如共产主义;又或者有些替罪羊只是稍纵即逝的,很少被纪录在册。

在逐日的报纸新闻中,我们能够发现“暂且”替罪羊的踪迹。一场越狱,一个从州立医院逃走的杀人狂,一次市政府贪污的曝光,一次吹嘘。出离气忿的社论和被激怒的民众来信络绎不绝。有时,这些声音给出了他们各自所指认的替罪羊。群众的气忿需要一个个体作为替罪羊,而且他们现在就想要。结果是官员的解职并非出于其罪行,而是由于牺牲了他,人们的气忿就可以获得缓解。

以下的案例能够作为例证——在 1942 年 11 月 28 日,波士顿椰子树丛夜总会(Coconut Grove)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大火。

波士顿椰子树丛夜总会大火


这场灾难造成了近500 人殒命。事宜发生后,报刊编辑和民众信件都对此进行了严肃的训斥。一名服务员成为了第一个替罪羊。他划了根洋火,贪图用它取代电灯。然而他这一行为导致了高度易燃的纸质装饰品起火。报刊的头条宣称:“都是服务员的错。”这一指控引起了轩然大波。舆论导向意图免去其罪行(部门出于他的自首行为)。有读者给报刊来信,写明愿意推荐他去西点军校;这名服务员甚至还收到了追随者的来信与款项。另一名替罪羊是“不明身份的恶作剧者”,据说是他取走了灯泡;然则这并无法使卖力这起案件的官员所信服。还有些指控指向消防向导、警员向导、消防员与其他公职职员。然而险些没有一条新闻指出了这场造成职员伟大损失的事宜的罪魁祸首,即群众的过分恐慌。只有一名官员说出了事实:

“发生在波士顿的悲剧部门是由于在场众人心理溃逃而造成的。”人们需要一个详细的人为这一切卖力。

渐渐地,人们将矛头指向夜总会的所有者、司理和其他股东。夜总会的所有者是犹太人。纵然报道并没有指明他的种族,但仅仅是含糊其辞的表示就使他受到了极大的敌意。尖锐的谈论例如“肮脏、不顾一切的犹太人”。夜总会的所有者也被以为与政府官员勾通,两者被指控“溃烂”“钻营政治利益”,而配合成为了这场事宜的代罪羔羊。

在灾难发生后的一周内,人们就指认了所有差别的替罪羊。之后,人们对此的兴趣日益消退,直至灾难发生的两个月后,县检察长颁布了十份起诉声明,被告者包罗夜总会的所有者、司理、消防员、修建检查员等公职职员,人们的兴趣再次被调动了起来。这段时期报纸上再次充斥着人们的训斥。最后,只有夜总会的所有者被判处扣留。

我们从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出,情绪动荡的人们将矛头指向特定的(险些所有的)嫌疑个体。出于气忿与恐惧,他们将单独的个体视为罪魁祸首。而人们的诅咒与训斥在替罪羊之间游移。随着人们情绪趋于镇静,不再需要宣泄的出口,最后的审讯往往比最初人们的呼声要温顺、有限得多。一名替罪羊就足以抚慰处于闹剧尾声的人们。而随着他被责罚,这场灾难给人们所带来的痛苦会迅速竣事。

本文节选自[美]戈登·奥尔波特著,破晓译,《私见的本质》,九州出书社·后浪2020年10月出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usdt第三方支付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好文推荐

标签列表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546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16
    • 标签总数:80
    • 评论总数:11
    • 浏览总数:42734